betway88在线网 > 创投资讯

我们为什么需要五条人? · 2020-08-30

五条人第三次被淘汰!

 

今晚,被马东call out的五条人,演唱了本该第一场就表演的《问题出现我再告诉大家》。

 

“靓仔还债”,五条人把这首歌“还”给了观众,结果又被淘汰了。

 

回顾五条人在《乐队的夏天2》(以下简称《乐夏2》)的比赛经历,可谓一波三折:初舞台临时把歌换成《道山靓仔》,“得罪”了灯光、美术、节目组的五条人,自己也吃了大亏,首轮就遭淘汰;复活阶段凭借出色的即兴能力重回舞台,又在改编赛输给了“黑马”福禄寿;第三次返场争夺十强名额,对手Mandarin能量爆发,五条人又一次被淘汰。

 

而在节目之外,五条人《乐夏2》“顶流”的身份难以撼动:节目首播当晚,#被五条人笑死#登上热搜第一;复活后再度被淘汰,#五条人改编Last Dance#、#五条人送李佳琦皮衣#、#五条人说自己不用捞#先后成为热门话题,#又得去捞五条人了#的话题阅读量已超5.7亿。

 

“我们不是砸场子,而是拓宽了它。”五条人的音乐,拓宽了《乐夏2》的艺术边界,而路人缘带来的流量,又成全了《乐夏2》这档爆款音综续作的热度。

 

屡屡被淘汰,却深受观众喜爱的五条人,活在真实的烟火气里,不在综艺节目的复杂体系里。《乐夏2》需要五条人,观众更需要五条人。

 

摇滚精神

 

什么才是摇滚精神?

 

皮衣皮裤、躁动的音符、音乐即信仰,这些都是摇滚精神的外化。

 

在这样的认知主导下,穿着人字拖、操着海丰普通话的五条人首次出现在《乐夏2》舞台的时候,更像是摇滚的门外客。

 

五条人不按常理出牌。考虑到综艺节目的特性,导演希望五条人初舞台表演普通话歌曲《问题出现我再告诉大家》,以便给观众留下印象。而仁科却告诉乐队“起什么音就唱什么歌”,最终唱了海丰方言歌曲《道山靓仔》。突然改歌,现场的舞台效果都需要重新调度,连张亚东所说的他们“最重要的”歌词部分都没能呈现在大屏上。

 

多么荒诞,又多么“摇滚”。

 

抛开竞技赛制、抛开节目组,不论结果,随性而行,唱自己当下想唱的歌,五条人内心多少带点“艺术家性格”。

 

但就外在而言,充满市井气息的五条人又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艺术家,更近似于“流浪艺术家”。

 

他们的音乐,由内而外的“俗”。从《道山靓仔》里的“破拖鞋”、“破单车”,到《十年水流东,十年水流西》里的“番薯”、“芋头”,从《阿珍爱上了阿强》中打工仔的爱情,到《梦幻丽莎发廊》里发廊女的忧伤,五条人的音乐来自市井,唱鸡毛蒜皮的小事,也唱“透明”的边缘人群。

 

潮湿的海风、小县城的民俗气息、“流浪”经历和所见所闻、复古怀旧又浪漫的故事,都被写进他们的歌里;金属笼屉、塑料垃圾桶,也可以作为演奏乐器,再配上仁科独特的咬字、断句和尾音,五条人“塑料感”的音乐由此诞生。

 

五条人不唱宏大命题,也不唱凄绝爱情,他们回归市井乡里,用直白通俗的歌词去触碰生活的本质,触碰文学的母题:爱、孤独、自由、成长。因此,我们所有人,都与他们有或曾经有过精神上的同源,充满共情。

 

大众印象中的摇滚,向来是反叛、不羁的代名词,高姿态、小圈层是构成要素。但唱着民谣的五条人,却淋漓尽致地展现了摇滚精神:不拘泥于陈词滥调,脱离条条框框,发声、反抗,自由、自我,留下红色塑料袋一样鲜活的印记。

 

真实人格

 

比音乐审美更打动观众的,是五条人的真实人格。

 

唱腔有些独特,但歌词又是那么真实。五条人如此真实,真实得迷人。

 

莱昂纳德·科恩说,“万物皆有裂痕,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。”五条人身上,有与莱昂纳德·科恩类似的吟游诗人气质,也有万物皆存在的“裂痕”。

 

仁科说五条人最大的特点是“土到掉渣”。而现代人多少带有对“土味”、“草根”的偏见,但五条人挖掘出了“土”的价值,真实的价值。

 

挑选三胞胎乐队福禄寿作为对手,在猜拳时先约定让福禄寿优先选择,又突然变卦赢了福禄寿,这种“渣男”行为却没有给五条人“招黑”,观众缘依然爆棚,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把自己标榜为“君子”,也没有表现出比赛应有的“争强好胜”的态度。

 

第一次在观众面前亮相,五条人毫无规则意识,违反节目组规定换了歌,导演被“摆了一道”,节目组也被“骗”了,给观众留下自由散漫、特立独行的音乐人形象。

 

可任性、“无赖”的五条人,同时有着清晰的主体意识,三观极正,拥有自己的想法和观点。被淘汰后洒脱承担临时换歌带来的所有后果,又坦言换歌唯一的顾虑是导演,担心自己的随性会让导演失去工作,对导演说:“你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”;在比赛之前指导对手如何放平心态好好发挥,比赛时“使诈”赢了福禄寿却依然让妹妹们选择顺序的举动,也很有绅士风度。

 

虽然那句“文化人,不打架”从仁科口中说出显得诙谐幽默,但五条人实实在在是文化人:看贾樟柯、库斯图里卡、阿莫多瓦、黑泽明、阿基·考里斯马基的电影,看《雁南飞》《阳光普照》《阿玛柯德》和《死亡诗社》。

 

五条人清楚自己是“文化人”,同时又关注着底层的人和事,选择唱有“塑料感”的歌曲,更为可贵。

 

星野道夫在《永恒的时光之旅》中如是写道:“我经常在想,我们生活中最重要的环境之一,就是围绕在人类身边的丰富生命。它们的存在不仅疗愈了我们,更重要的是,它们也让我们理解,人类究竟是什么。”

 

橱窗里了无生趣的模特人偶、精致无瑕疵的完美人设者不懂生命的真正意义。而五条人的存在,真实人格的魅力,正丰富了大众对于生活和人本价值的理解。真实不意味着完美,但却是这个时代最稀缺的。

 


 

 

 

来源:

 

betway88在线网,让betway88在线和投资不再难

文章为betway88在线网(www.h-beamlive.com)或betway88在线网合作媒体授权转发,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betway88在线网立场  

网站服务|  添加微信号ZTWXZS001

 

 

 

 

 

×
line
点击右上角
分享给朋友和朋友圈
liulanq

评论

欢迎登录betway88在线 立即注册
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
登录
使用社交账号登录
betway88在线送你